心意拳谱

陈聪能

心意古拳谱

四拳势论

出手横拳无敌家

侧身挑领阴阳法

鹰捉拉绳决断动

斩手四平染黄沙

起峰落瑞势如狮

跟步双把人打翻

出手横拳势难招

展开中平前后梢

转身挑领阴阳势

鹰捉四平足下抛

进步横拳龙出水

翻背望眉虎登山

六合相照挑领打

进步鹰抓趋势难

急步践窜出横拳

龙身鹞膀虎收山

六合相照挑领打

进步鹰抓弓断弦

来自山西平阳府,浦州人氏,居住均村,姓姬名宏,字隆峰,姬老先生留下谱论,传于习武君子,攒心玩味,以思其理,夫武艺者:言其和也,而和之中,智、仁、勇具焉。而今世之演武者。徒以钩打捉拿为凭封闪闭法而居于闹市之中,逞以跳跃名为艺士,然亦不过悦人耳目,罔取他们钱财耳,其于智乌乎有、其于仁乌乎有、其于勇乌乎有,勿论古人英锐之气、刚正之概、威武矫之不群者,尽为所失,而于作戏之辈大相同也

而此论艺则曰:六合、五行、阴阳、动静进退、起落,变化无穷,是其智也;英雄过人是其勇也;苟入其中日就月将攀仙路之扉穷,则智无不尽勇无不生,得和平之源,会和平之理,能去、能就、能弱、能强、能进、能退、能柔、能刚、不动如山岳、难知如阴阳、无穷如天地、浩渺如四海、眩耀如电光,则尽乎其智、备乎其勇、全乎其和、以此而较技艺无不善矣。

武夫子曰:鸡腿、龙腰、熊膀、鹰捉、虎抱头、雷声以此作身法,名曰七锤,即是头、肩、肘、胯、手、膝、足,咎捷踝胯、挑领,去势不离虎扑、把把不离鹰捉。

说内实精神,外示安逸,见之如好妇,夺之如猛虎,步行候气,与神俱往;捷若腾兔,纵横往来,两臂眩曜如电光追形还影,目不及瞬,心与眼合多一明、心与耳合多一灵、心与气合多一力、心与意合多一精。一事精,百事精,五行要明。

曰:打法,须要先上身,脚手齐到方为真;拳如炮,龙折身,遇敌好似火烧身;起无形,落无踪,去意好似刮地风。五行一发响雷声,拳去雷动快如风,山林不能来阻隔,风吹浮云散,雨打尘灰清,墙侧容易顶,天塌最难擎。

曰:打法遍身是法,脚踏浑身是空;远去不发脚,发脚不打人;见空不打,见空不上;先打顾法,后打空;先打那里顾法,浑身是法,且打那里是本心,随机应变;手起莫要放空起,脚去莫在空里落;提防两边左右,强退者应当跟上连紧进,随高打高,随低打低;起为横,落为顺,为其方正。

武夫子著曰:但遇人手推不止,多出变化之存者,不上心里所悟,原来是本心;身要明,四梢上中下三节分明,四梢具齐,无不取胜。

曰:脚打七分手打三,五行四梢要合全,气浮心意随时用,硬打硬进无遮拦;能打不是莫要停,你要停手反被攻;哲龙未起雷先动,风吹大树百枝摇;心要动,内要提,外要随,起要横,落要顺;站身平进中间,手起是虎扑,脚去不落空,遇敌方耐战,放胆进成功。

曰:有反心必有反气,有反气必有反力。其形未动,后有遂反之心,面笑眉喜不动唇,提心防他必有意会意之心,能和气则顺天地之事,无不能拂矣,识见不适随时变,无事不到矣。

曰:拳打三节不见形,设若见形不为能;能耍不是莫要停,能在一思前,莫在一思存,能在一思先,莫在一思后。

曰:明了四梢多一精,明了五行多一气;明了三星多一力,三回九转是一势。那五行,三心三意是一精,只怕人间多一精,一精知其万事精,万事为之终身用;为定,一定好字里边多加真,无价之宝也!有钱何处买?要好还在四梢求,血梢发起不知凶,牙骨肉梢不知情,纔知灵山大光明;三心里边有三义,义起火身之旁,要抱恩义到人间,一切公义到人间;为生理里边都要成君子之行,其艺若好钢用于斧刃上,有了他,用了他,有何故也,用了他,再打磨他。快如风,断了他,永无祸。生成为人莫之人时时考练自己身心,一件通,件件通;勿要起落进退精。一气筋骨身未动,四梢里边无远近;明了四梢不知息,闭住动静永无凶;封闭难以进他旁,四梢即用领眼前。不可封闭不可捉拿,推右手拿杆莫留情,百万不拘长短,三起不见进,原来是本心;不明四梢,三起不见,三进不见,可见也好,不可见也好,能见一身,莫见一心;能交于言,莫交于心,立志未动,在中见也,不锁门势,是势定于咽喉,天地交合,云蔽日月,武艺相战,闭住五行;好树成材在其主巧,言须要强出头架梁,闭闪不重自有秤定,拳打百余,行幼女之事,丢去虎狼之威,凡事无理自己悔,保重身体现今福。

武夫子著曰:演武者思悟之道,依吾者总无大害。见理而思定,交勇要思悟,不思悟寸步难行。怕只怕大阵里面,用孙武子降灯笼那样、依韩信排十面埋伏,擒霸王无处逃走;周朝姜太公那样神机,领一千徒弟尽丧诏州,班花女凭刀法报私仇,那一艺不思悟者?而为思悟者有大才,理解内容揣摩行进,若依此言照四梢,四梢一定要依行;行到哪里,行到阵前,使用武艺依着此论,不怕泰山势压顶。武夫子用意在思维,行到四梢要一精,好心之人常用孝顺之心,常存公道之心,不别之意,不时常用,可以调治百病,四梢循环,血梢发脚心到天门,别无可疑真豪雄也。牙骨肉梢仔细详,详出理来是一通,筋骨一气要和天地阴阳凭一气,气能通,万事皆通,气复万事皆复,那有痕迹,那有阻隔,以和为始,以和为终。明阴阳知吾人之心意,还往四梢行,目中不时常轮转,行坐不时常留心,耳中不时常报应,语中不时常调和,万事大吉总无凶。吾有栽树之心、种苗之意奈人不能如松柏四时常青,牡州花开好一时,不如松柏四时青,只要根深心实,能的人心,亦如是,自可履严而不屈也,可爱者忠孝双全,礼仪廉耻之人,学艺之事,无狂妄之气,骄傲之心,遇敌之时,思谋所学。可动则动,可止则止,凡事皆得其中和矣,而今之习武之轻狂,燥率者可鉴镜者也。

夫武艺非人于人之争,扫平之事也。虽然路途交合要存心,到晚宿店要防备,存心防备他人有异心,凡事存在心,无时无刻不放松,逢桥须下马,过渡莫争先,一人莫上船,未黑先宿店,鸡鸣再启程。人往人来莫小量,可比韩信楚霸王,黑夜刮风莫行路,强要走,必有祸与凶。十人围住一人难,一人存心要在先,有人猜透这句话,万般祸患都消散,此数语皆良药也。

曰:并无此心思别意,见何切自思不到;万思无心,三思无意,不可以转自思,不到吾无礼,能见一身,莫见一心,贤者可也,不肖者不能,雪里泼墨自然黑,蜜调黄连总是苦,自己欠悟理不通。每日迷来自伤神,树大名大人多望,望他清凉蔽日光,狂风损枝无人见,不胜滋养在山林,人比花开满树红,后来结果成几个?可见奇才多了用,可惜奇才不多生。

曰:此意,三交,三不交;三惧,三不惧。何为三交?孝悌忠信可交,有情有义者可交,灵通机变者可交。何为三不交?愚鲁之人不可交,浅性偷盗者不可交,无恩无义者不可交。何为三惧?有服从尊长者可惧,年高有德者可惧,要笑顽童者可惧。何为三不惧?稍长我者不可惧,有力勇者不可惧,艺高者不惧。天下人多君子少,山上石多黄金缺;世间师众名师稀,太平我重其人语,将心服与人罢,不可背悔有德者,好树长在林崖,将心服与他罢,不可未出他人之心,这心意无处不到,不如自悟自身,见志而后到天堂,无地狱行到地里五谷生,行到人前得其志,行到家里无祸生。

武夫子著曰:邂劝世人学艺莫学武,凶多吉少难以知,丢财惹祸在眼前,不如息气养神却自然,千样知吾也不知可破乎,用好心肠一条、勇心胆宣风回报事耳。三思罗才可破也,唯进退精与严,猛然见了三条路,可该往前进,可该往后退,后手推前手,前膀领着走,右腿未起左腿随,左腿未落右腿追,虽然两腿有前后,不胜两腿并一腿。好钢多而折,能柔而成锋,知进者必胜,知退者不辱。眼要毒,手要奸,脚踏中,满力钻,眼有监查之精,手有拨转之能,脚有行程之功,两肘不离肋,两手不离腮,出洞入洞紧随身,察其不备而攻之,出其不意而进之,前脚领后脚,后脚踩腿弯,后腿钻,前腿抬,止臁,前腿未落后腿随,后腿未落前腿追。

心与眼合多一明,心与耳合多一灵,心与意合多一精,心与气合多一力,先分一身之法;心为元帅,肘膊腿为五营,四梢左为先行,右为元帅,手足相顾,准备一切护上下,要精于贯通熟,早知贯通熟为妙,过后见识不如无。

曰:六合、五行、四梢、三节、三弯、三心、三意、三尖。

曰:六合要合、五行要顺、四稍要齐、三节要明、三弯要对、三心要实、三意要连、三尖要照、原来是本身处。

曰:六合,手与足合、肘与膝合、肩与胯合、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乃为六合。

曰:五行,乃心动如火焰、肝动如飞剑、肺动如阵雷声、脾动如肋加攻,五行顺一气,放胆即成功。

曰:四梢,舌为肉梢、手指脚趾为筋梢、牙为骨梢浑身毛孔为血梢。四稍要齐。

曰:三节,上节不明多出七十二把神拿,中节不明浑身是空,下节不明多出七十二般跌,三节要明。

手起横拳势难招,展开中平前后梢,望眉撩阴加反背,如虎搜山斩手炮。急行如风,鹰抓四平足下存身,进步踩打莫容情,抢上其字之剪子股势。如擒拿进不能胜,必有势寒之心。打人如走路,看人如篙草,胆上如风响,起落如践窜,遇着要取胜,四梢俱要齐,手起脚不起是狂然,脚落手不落亦是狂然,手起是沾字,未落是坠字,三心不连必是学艺浅,拳出莫空回,空回总不奇。兵行诡道,抢夺如放箭;兵战杀气,拳上一气无不取胜,君与臣,将与兵,合为一气,盖乾坤并无反意,远进一丈步为捷,两头回转寸为先,早知回转这条路,尽在眼前一寸中。守住一心行正道小路虽好车难行。

精养灵根气养神,元阳不走得其真,丹阳养成千日宝,万两黄金不与人。

心意六合拳谱第一章——心意总论

心意者,心之发动为意,意之所向为拳。心随意转,意自心生,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也。若论此艺,则有:六合、五行、四梢、三节、进退、虚实、阴阳、起落、刚柔等法,其变化无穷,神妙莫测,苟入斯道,果能日就月将,恒心攀跻,则智无不备,勇无不生,养之平素,发之一旦,英气必过于人,成其志也。若夫心中悟透一本通其万殊,而本一身上中下各处,三节分明,四梢俱齐,五行发动,六合为一,自然能去能就,能弱能强,能进能退,能柔能刚,不动如山岳,难知如阴阳,无穷如天地,充实如太苍,浩渺如四海,眩耀如三光。则尽乎其志,备乎其勇,全乎其和,急乎其神光速电,以此较技无不善矣。总之,手如箭,身如弓,周身能束放,发势自然强。

斯艺者,六合要合,五行要顺,四梢要齐,三节要明,三弯(手弯、腿弯,身弯)要对,三心(顶心、手脚心、背心)要实,三意(眼意、心意、手意)要连,三尖(鼻尖、肩尖、足尖)要照。原来是本一身去处。

六合者,内三合与外三合是也。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成其内三合也;手与足合、肩与胯合、肘与膝合,成其外三合也;内外如一,成其为六合也。五行者,内五行与外五行是也,内应人之五脏,外应人之五官,内外相应可也。四梢者,牙、舌、发、指,一气惊起是也。三节者,周身上、中、下各为三节,合而明了是也。三弯者,胳膊弯、腰肋弯、腿胯弯是也。三意者,心意、手意、眼意是也。三心者,顶门心、手足心、背心是也。三尖者,鼻尖、手尖、足尖是也。

六合要合而为一气,五行要内外发动,而有神色,四稍要俱齐,完整一气。三节要分明,上中下速络。三弯要随,各处俱有内劲,三意要相连,精神自然换出。三心要着实发出攻劲,三尖要对齐,无偏斜俯仰之病。

心意拳一身之法,最主要者,眼要毒,手要奸,足踩中门裆里躜。眼有鉴查之明,手有拨转之能,足有行逞之功。两肘不离肋,两手不离心,出洞入洞紧随身。人之动静,全在乎一心,故心有所感,意必相应,意有所发,气必叫从,然则曰心者君也,气者令也,手足者臣民也。君有乾刚独断之明,君令发而臣民效,指挥如意之势,即所谓天君泰然,百体从令者也。夫心意之拨能,无事时本极从容,仓碎应变之际,发如迅雷急电。如君令颁发,臣民齐应,此谓得心应手也。又如心为元帅,手为先行,臂膀为五营四梢。又左为先行,有为大将,心为元帅,手足相顾,准备万般,乘其不备,攻其不意,遇敌发动,必先踩寸,足步先进,手势随进可也。手从洞口出,腿从怀里出,翦近跕,取敌须要先进身(切记),去意好似卷地风。急放如发矢是也,疾发手,神光迅雷是也,眼之神光,手之迅雷,口之雷声枪上,浑身精气神合为一气,发势连贯如一,收势稳如泰山。然必要者,又得心与眼合多一明,心与口合多一吻,心与眉合多一神,心与耳合多一灵,心与鼻合多一力,心与舌合多一精。此中滋味要分明,一艺精,胜过百艺通,打法最要先进身,足先手后一齐攻,静则稳定身,动则急狠真;拳如发炮,折似龙,遇敌好似火烧身。拳化一气,全是法,

   曰:鸡腿、龙身、熊膀、鹰捉、虎抱头、雷声。以此为身法,名曰七捶,即头、肩、肘、手、胯、膝、足。去势不离虎扑,把把不离鹰捉。

心意六合拳谱(三)(

踩扑括束撧

踩者如踩毒物也,扑者如虎扑食也,括者包裹而不露面也,束者上下束而为一也,撧者抖撧也。

踩要撧、扑要撧、括要撧、束要撧。要撧一撧无不撧也。

头为一拳、肩为一拳、肘为一拳、手为一拳、胯为一拳、膝为一拳、足为一拳,为之七拳。

头打

起而未起占中央,浑身到齐无栏挡。脚踏中门夺地位,就是神仙也难防。

肩打

肩打一阴反一阳,好似乌鸦去哺娘。左右全凭盖势去,束长二字一命亡。

肘打

肘打去意占胸膛,好似猛虎去扑羊。左右之法不现形,两手只在洞中藏。

手打

起手横拳实难招,展开中平前后梢。望眉撩阴加反臂,如虎守山两开交。

胯打

胯打中节紧相连,阴阳相合得之难。里胯好似鱼打滚,,外胯抢步变势难。

膝打

膝打密处人不明,好似猛虎出了笼。怀在括横一旁处,左右明拨下绝情。

脚打

脚打去意不落空,消息全凭后脚蹬。与人交勇无虚备,去意好似刮地风。

雄鸡起斗势当先,龙形搁横紧相连。

游蝶穿花蛇拨草,拱手含额猴蹲坚。

鹞子入林斜展翅,燕子抄水有钻天。

饿鹰扑食来势猛,夜马奔槽满力钻。

太公抖敌熊出洞,霸王观阵虎登山。

形象取艺总十势,变化奥妙在其间。

还有小括十字括,单把虎扑加串拳。

一头搠碑塌天艺,迎门铁臂地翻天。

上有乌云龙盘顶,下有趁脚刮地风。

小塌轻加鸿毛落,大劈落下势塌天。

黄龙摆尾三斜势,乌牛摆角两面掀。

开弓放箭实难闪,宝剑出鞘连根翻。

慢若郎铛龙调膀,快似追风赶月光。

勒马听风三盘落,腾天拔地恨无环。

劲练踩扑括束撧,艺生急用似闪电。

噫上打杀吼为令,霹雳一声震山川。

内名守洞尘技艺,外称心意六合拳。

追源溯本尊武穆,姬老先生作谱传。

戴李二师传河北,回族马师落河南。

十二形是河北派,十大真形马师传。

论身法

不可前载,不可后仰,不可左歪,不可右斜;往前,前一直而起,往后,后一直而落。

论步法

寸不可不急,践不可不快,躜不可不疾。

论腿法

脚起而躜,脚落而翻。不躜不翻,躜翻。

肩要催肘,肘要催足;胯要催腿,腿要催足,一身之法如此作用,无不取胜,如不胜者,是无恒久之功也。

一. 寸之法:寸即步也,步要疾快,成其寸也。

二. 践之法:践即腿也,腿要勇猛,成其践也。

三. 躜之法:躜即身也,身要强壮,成起躜也。

四. 就之法:就即束也,上下束而为一,成其就也。

五. 夹之法:是夹剪之夹,成其夹也。

六. 合之法:是内三合,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此存于内也;外三合,手于足合,肩与肘合,肘与膝合,成其六合。

七. 齐之法:齐是疾也,内外如一,成其齐也。

八. 正之法:正是直也,看正却有斜,看斜却有正,成其正也。

九. 径之法:径是手磨内五行,心意相连成其径也

十. 胫之法,胫是警起四梢也,四梢并发成其胫也。

十一. 起落之法:起是去也,落是打也;起如水之翻浪,落如水之浪绝,成其起落也。

十二. 进退之法:进是低步也,落是高步也,当进则进,当退则退,成其进退也。

十三. 阴阳之法:看阴有阳,看阳有阴,天地交合能以下雨,拳上阴阳交合,能以成其一块,皆为阴阳交合之气,成其阴阳也。

十四. 五行之法:内五行要发,外五行遂,成其五行也。

十五. 动静之法:静为本体,动为作用,若言其静才露其机,若言其动未见其迹,动静发而未发,为之动静,成其动静也。

十六. 虚实之法:虚者精也,实者灵也,精灵为玄妙之至,成其虚实也。

拳打三节不见形,设若见形为不能;能在一思前,莫在一思存,能在一思先,莫在一思后。

有心深思之,七拳为之要拳;

头打英雄,乌牛摆头。

肩打一阴反一阳,

肘打心窝,此肘一去在胸膛;

两手好似虎扑羊,似马奔蹄。

胯打中节并相连,外胯好似鱼打滚,里胯抢步势难变。

膝打几处人不明,好似猛虎出了笼。

脚打去意不落空,去意好似刮地风。

心意之中的心是指人的大脑而言,所以说,人根朝上,树根朝下。意就是意思,心有所感,意必至。动则心与意合,二者不能分离;六合者,即内三合与外三合,内三合是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外三合是手与脚合,肘与膝合,肩与胯合,总的来讲,就是部位相合,左右皆合,气力一致。左手与右脚合,左肩与右胯合,反之亦然,概括的讲,就是上与下合,左与右合,前与后合,心意六合,互相联系结为一体,以心意支配六合,以六合贯穿心意。

无论何时锻炼要理解人体三节、四梢、五脏六腑、奇八脉,六经三焦,营卫气血,脉络和身法,要理解这些项目的意义,功夫方能练好,又能健身治病救人。

兹分述如下:

三节是指人体部位三关节,这三节从全身来说,分为梢节、中节、根节。三分为九节。

(一) 头为梢节,胸为中节,下丹田为根节,这是身躯的三节,也就是中节的三节

(二) 手为梢节,肘为中节,肩为根节,就是梢三节。

(三) 足为梢节,膝为中节,胯为根节,就是根三节。

这九节必须合而为一,与六合精神完全一致,这九节合而为一,叫做相合一气,也就是练拳时必须气贯全身。

除了这三节中的九节之外,还必须理解这九节之窍,在练拳时想运动哪节,以意想窍,即可以使骨节松开,而气通过九节之窍。

1. 身之窍:眉冲为上丹田,是梢节窍,膻中为中丹田是中节窍,气海为下丹田是根节窍。

2. 梢节三窍:肩井是根节窍,肘曲池是中节窍,手劳宫穴是梢节窍。

3. 根节三窍:胯环跳为根节窍,膝阳陵泉穴为中节窍,脚涌泉穴为梢节窍。

这九窍之中身为三窍为主窍。总管全身是练法的三窍,就是上丹田练手法,中丹田练身法,下丹田练步法。手和脚的六窍,各节并相互连贯,练拳时的运用方法,概括的讲是意由主窍出发,通达相关各节,气即随之而到,关节开放,气即通行。具体讲,例如自发运动时,重点在上肢运动,那就是要守住上丹田,并由上丹田发出经过左右肩井进曲池到劳宫,再返上丹田,守一会,再想两臂之各窍,意到气到如此反复运转,越练功越大;如果重点转到腿上,意就专守下丹田,并由下丹田发出经过环跳,阳陵泉到涌泉,并反复运转,如果重点转为身躯运动,则静守中丹田,中丹田总是在运动的过程中,身躯于四肢都是相互配合的,但是又必须三于选择重点,以便运气,换句话说,练拳时要分清某姿势动作以拿哪节运动为主、哪节配合,在运动起来以后,重点必须在起、随、追三字。即梢节起,中节随、根节追。如臂动、身随、腿追,手举、肘随、肩追,脚动、膝随、胯追,必须浑身上下一气贯注,这样练拳时不至有长曲直俯仰的毛病。学拳容易得艺难,灵劲上身天地翻,六合相聚人难躲,遇人好似弓断弦。

心意六合八法拳

心意本无法,有法是虚无,虚无得自然,无法不容恕,放之弥六合,包罗小天地,

释家为圆觉,道家说无为,有象求无象,不期自然至,要学心意功,先从八法起,

养我浩然气,遍身皆弹力,见首不见尾,无象亦无意,收放勿露形,松紧要自主,

策应宜守默,不偏亦不倚,视不能如能,生疏莫临敌,动时把得固,一发未深入,

审机得其势,乘隙击与顾,刚在彼力前,柔乘彼力后,彼忙我静待,攻守任君斗,

步步占先机,时时要留意,蓄力如弓圆,发劲似箭直,悟透阴阳理,刚柔互参就,

调息坎离交,上下中和气,守默如坐禅,动似蜇龙起,虚灵含有物,窈窈溟溟趣,

忽隐又忽现,息息任自然,避免敌重力,原来自我始,双单可分明,阴阳见虚实,

虚引敌落空,欲收放更急,两腿似弓弯,伸缩腰着力,臂脊须环抱,内外混元气,

息念要集神,仿佛临大敌,目光如流电,精神顾四隅,前四后占六,掌握三与七,

形动如浴水,若履云雾霁,飘飘乎欲仙,浩浩乎清虚,意动似惧虎,气静如处子,

犯者敌即扑,五总九节力,欲学持有恒,升堂可入室,显隐无与有,凝神寻真谛,

妙法有和合,离尘空虚寂,拳拳得服膺,道理极微细,欲动似非动,静中还有意,

息念气自平,默默守太虚,无根筑基法,蕴藏皆珠玉,说难亦非难,看易亦非易,

有志事竟成,世间无难事,欲学果有诚,久恒与智慧,华岳希夷门,力行最为贵,

神意要集中,推动转轮器,一触力即发,使敌难回避,欲松似非松,欲紧未着力,

运使求均衡,螺旋循环气,逢敌莫惶张,开合收与放,见形寻破绽,丝毫不相让,

腕肘肩胯膝,足踏手脚齐,节节力贯串,处处无乘隙,呼吸细绵绵,升降缓而急,

得法可应变,有术方为奇,法术二而一,缺一不能立,两手轻轻起,曲伸无断贯,

转移有曲折,形似游龙戏,纵横与起伏,阴阳运行数,意动气相随,关节含蓄力,

舒筋活血脉,荣卫得适宜,一吸气便提,气气可归脐,一提气便咽,水火得相见,

精研内外功,心虚腹要实,率然取其势,首尾不相离,奇正得相生,动静随心欲,

粗成五字诀,后学莫轻视。

注:1、五总:头顶心,两掌心,两脚心,要做到五心齐意,五指齐气。

2、九节:掌、腕、肘、肩、腰、背、胯、膝、脚。

3、拳拳得服膺:拳拳,双关语,一即紧握弗舍之意,二即指每个拳式。膺:胸膛。服膺即牢记心中之意。

4、率然:蛇名。

第一式“停车问路”之拳学

立身中正,两足平踏地,两足左右分开与两肩成直线,脚尖向前,两手下垂,左右两掌靠两腿中间,徐徐翻转,左右两掌心向前。(图一)

起式:立身中正,目向前平视,心不着物,平息万有,守规中一意,气沉无念,以静中运使,左右两手掌向前徐徐向上举起过头顶(图二),两手掌转向下缓徐舒伸落至两胯间(图三)。

法为仰天擎举,俯按地中,先以气上升,后以气下降,使上下相接,即先后二气合一,为术中调息之起源,所谓阳仰阴覆,一阴一阳,一仰一覆,气属阳,血属阴,阴阳水火为天地之大经,主人身之大本,明乎阴阳,即知水火。水火气也,阴阳理也。太极生二仪之妙,流行天地,生生不息,皆一气之流行也。

夫拳术以意行气,动诸关节,舒经络,活血脉,展骨骼,体乎阴阳之理,合乎运行之数,合户谓之火,辟户谓之水,一合一辟谓之变,故拳术之中开合、伸缩、易象变形、起伏纵横,皆以阴阳动静致乎中和之气,术中动作姿势,转换相接,泯没棱痕,如珠之走玉盘,曲伸吸避,清灵活泼。始练气以固体,继集神以为用。拳贵柔绵而忌硬滞,幻化无穷,以圆润含虚,绵中裹刚,收放激流如电,舒伸有节,出入有法,动静之间,有转换虚实,一合一辟即生变化,化形纵横,势势相关,节节相应。

承前势,左手自左手心向下提起向前上,徐徐直起与肩平,同时右手与左手发动时,随之由右腿中间提起渐渐手掌翻转向上,右肘曲弯向后于腰间,而手掌向上置于右胁下(图四)。

法为左右相应,化为二,二而为一,左上右下,覆仰相对,为术中起势动作,以静观变,神清魄定,固守虚无,气沉体固,动以测静,虚以引真,是以先发制人之法。行拳之动静虚实,知机应变,岂可妄动轻施,习拳亦当审慎。

承前势,左手掌徐徐向后撤入中宫,同时右手由胁下向前上舒展,与左手掌相对,左掌根与右掌手腕相合,如捧物状,两臂垂紧,肘裹合于中心,意气内敛,注目前视(图五)。

法为右伸左缩,为术中转变之门户,养生家云:“睡不厌缩,觉不厌伸”,故拳术中基于伸缩开合为锻炼身手,合乎养生之术。拳法之为用,须知伸缩无常,开合无迹,微妙莫测,遇敌制胜,变化无穷。诸势之中,有拦、有提、有击、有发、有化柔用刚、有化刚为柔,活泼圆转,知当得其机,势不空发,其力浑而润,如翔鱼戏水,其势韧而矫;似鹤舞长空,气如江河,蜿蜒万里相接,任尔进退崩击,我以曲伸吸避可耳。

承前势,左掌合于右掌腕时,由左掌推右掌向右移转,右掌于前,左掌辅助右掌平行拗转向右侧,徐徐移动至右正侧为止。右掌手尖与鼻尖平对,头颈随两掌移拗,目向右侧视,肘垂肩松,左掌沉于右肘里下,掩闭伏推(图六)。

法为自中平向右拗成半圆形,姿态虽变侧面仍守中,凝神于右,应对以柔绵,纯以静默守虚,以意行气,化形转换依据于神,集神养心,心意俱合,元气自生,精神自然焕发,体魄自然坚固。

调息养气以运行,姿势为筑基之本,以意为先,应在练习中注意。

承前势,两手掌徐徐自右侧落下,两手背向前直垂经过小腹前,头向左转拗项,左手掌转向前,直起向左与肩平,同时提起右手,掌心向里,右臂曲弯向上提起(图七),由胸部直向上伸出过头顶,右掌心转向正面前,左掌向上旋回经面前至腹部沉按(图八),同时右掌渐向下落,伏身(图九),开左步半面向左成弓箭步,右掌徐徐向正前方舒伸,而左掌曲伏于右肘下,掌心亦向下伏沉,目向右掌注视(图十)。

法为停车问路,术中第一式,以阳刚而断直锐,驰如迅电,捷似猿猱,横施以断直力,真体内充,法可随机应变,其意在问,审思观变之势,守攻具备,识其意,顺其情,心领神会,感应裕如,状若伏虎,势似潜龙,步拗身正,肩松掌空,肘裹头顶,脚踏腿曲,腹实心虚,气沉集神,此为术中乾天行健之势。

拳贵势势有来历,即动作中大小曲折都有原委,然又不得露出一种形象,使敌窥其虚实,所谓窈窈溟溟也。抱神以静,术中要义在稳固桩步,呼吸定息,行之以意,存气固神,气固神凝,而后势定,势定而后运行,运行而后关节清灵,关节清灵而后奇正生,奇正生而后变化不竭者,乃能致胜于无形。拳有形势,各有定例,不可为法之所泥,形势各异,其理皆一,变化万千,而理一贯,故拳术贵不在多,务求精微,使形势为神气所趋,动作大小由之,长短宜之,化分虚实,配合阴阳,动静出入应顾,有率然之势,随心所欲,得其自然。势势应留意,处处有曲折,虽拳术有刚柔南北内外之殊,而应变无一定之理,学拳不易,知拳亦难也。故谈拳无不以应变对敌为拳术之结晶,但此应变之方,尚无定法可循,仅在纯熟精善与博闻深造中去探讨,或有所得。

停车问路掌舒伸,提手相接拧上身,

六合势变分左右,掌复开合气更新,

抚拭沉推腰身换,展翅侧形敌难侵。

六 合

体合于心:人之躯体由心所主宰,故人之躯体必须与心相合,否则人之躯体便不能控制。

心合于意:心有所感,意即随之。

意合于气:意念集中,以意运气,意到气亦到,使血气运行,则意合于气。

气合于神:气血运行必须与精神配合,精神提得起来,才能促使气血运行持久。

神合于动:精神振奋,方能更好地驱使身躯运用。以精神引导躯体之动乃谓神合于动也。

动合于空:躯体动作须得精神不散,连绵不断,内外共成一气,处于似动非动之虚无状态,

乃是动合于空。

另有体形六合,即首与脊合,脊与腰合,腰与胯合,胯与腿合,腿与脚合,脚与手合。

八 法

1、气—行气集神:

此为心意六合八法拳之主旨。行气,必能通脉、疏经、活络、行血,致使气动身亦动。集神,使之会于拳意内,令动作松静自然,随心所欲。神聚则气足,而神聚气足得,始能令身躯一动无有不动,一静无有不静,做到静则有势,动则有威,慢而不松,快而不乱,柔而不软,刚而不僵。

2、骨—骨劲内敛:

心意沉着,则气可收敛入骨,功夫既久,则内劲长矣。然此劲必须内敛,不可向外,劲从意发,以气催力,方能使劲力充沛,不生僵滞。如张弓之箭,未发时其不力不可揣测,发时瞬间尽舒,劲力无穷。

3、形—象形取意:

拳术乃模仿自然界及动植物之优美形象创编而成,故招招有形,式式有象。象形取意,如狂风扫物。练者通过日久模仿练习,可达到形同神似,形神合一,维妙维肖境界。

4、随—圆通策应:

此拳以心意导之,以气催力,故整套拳之演练过程,乃不断劲。无断劲则无定式,拳式随心意所转换,一式将尽,一式随生,动作要求随腰而动,无凹凸棱角,上下左右相连,瞻前顾后,互相呼应,圆润通畅。

5、提—顶悬虚空:

练者需将头顶顶悬,犹如头上平放一碗水,意中有物而实则虚无,这样便使头能顶悬虚空,避免僵直。此法之作用,乃令练者能一眼关七(前后左右上中下),精神抖擞,气势磅礴。

6、还—往来返复:

拳路特点乃纵横交错,时前时后,忽左忽右,四面八方,无所不及。任意往返,如鱼翔水中,神态自若,如山岳之宁静;招式涌荡,神速激烈,如岸边激浪;步法轻灵,如腾云架雾,只见一片神行。

7、勒—静定守虚:

姿式分左右而无重复,有快慢急缓而无间断呆滞。因此练者犹要虚无自在,心定神凝,做到心无旁贷,勒定守虚,若虚若实,如古月沉江。

8、伏—隐现藏机:

拳式腾挪起伏,动作开合伸缩均由心意导之,以腰带之,故动前务使全身肌肉关节松沉,才能使气贯全身达到行气集神,骨劲内敛的目的。骨劲敛则能使拳式动作变幻莫测。故此,是拳之演练起伏纵横,姿势宏大,神奇莫测,变幻无穷。

又有体形八法,即:横、直、钩、斜、起、伏、上、下。

 

0

登录后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